还真是不怕别的就怕你陆逊不说话那样儿的话

分享到:
   马超把三路都安排好了,他也算是放下心了。而且他心里还真是佩服陆逊,你看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些,但是人家却一下就想到了。
 
    而且他还认为,陆逊他肯定是早就想到了,就是一直都没和自己说罢了。至于这个是为什么,马超认为可能性还挺多,所以自己也不好去猜测,到底是为了什么。不过有一点是对的,那就是因为自己不是他陆逊陆伯言的主公,他陆逊陆伯言也不是自己的属下,不在凉州军帐下做事,所以他有何义务给自己出谋划策呢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一这么想,他也就释然了,因为确实是这么回事儿,多了是奢求啊。人家这时候给你出主意,那是人情,不发表意见,是本分,所以自己不能说人家什么。但是人家既然是给自己主意了,那就该感谢人家才是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是想清楚了,等事情成了之后,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陆逊,要不自己可想不到这好主意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过马超又转念一想,要是真等事情成了之后,再去感谢人家,这是不是有点儿晚了。这让人一看,还以为自己是非得事情成了后,才感谢人家,那意思事情要是不能成,就不去谢谢人家了?甚至说还怪责人家不成?要说这个兵书一共是六卷,曾经是让人抄了一遍。最后马超把抄写的那些,送给了当初还年少的郭嘉。郭嘉当时差点儿是没感动哭了。毕竟对他们来说,一个真正沙场帅才的亲身经历,大小几百战,那却是很珍贵的东西。而且马援确实是加了不少他自己对一些战策谋略的理解,所以这兵书确实是宝贵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除了给当年的郭嘉之外,马超就再也没有送出去过这个东西。实在是再也没有马超真正看重的人了,至于说贾诩。那根本就用不到这个。因为马超是不敢带着他了,至于说别人,能和郭嘉比吗,给他们估计也没有大用。
 
    不过当初让人抄写了一份,送给郭嘉后,马超就又让人抄写了第二份,可惜却是一直都没有送出去罢了。但是马超却从来都是行军打仗的时候带着,没事儿他自己也看看,不过说实话,马超不是个当谋士的料。哪怕他从老师阎忠那学了不少东西,阎忠也是比较满意的。但是真心来说,马超绝对算不上个什么顶级谋士。充其量其实也就算是比三流强,接近二流吧。而且关键是马超认为。陆逊他不会推辞,因为他抵挡不住诱惑了。看陆逊那书生样儿。就不难知道,其人是多么爱读书。
 
   
 
    这点马超其实也是深有体会的,至少他从鱼复看到了陆逊,让其跟着他到成都,再到了如今的禺同山。可以说陆逊包袱中,钱财是有,但不是那么特别多,几件换洗的衣物,然后剩下的就是书了,是一本纸质的书,好些卷竹简。
 
    在这个年代,基本上根本就看不到基本纸质的书,但是陆逊却是有一本,而且把这个看得是非常珍贵。想想也是,就说当年的崔鸿,他一辈子的家底,也才只有六本纸质的书籍,结果让他当成是宝贝一样儿,天天都带着。估计比他儿子崔安都亲,这可是马超在广宗亲眼看到的。
 
    说实话,马超因为终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所以他确实对一本纸质的书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,就他也有几本。他是真心不能理解这个时代,尤其是爱书的人,对这样儿的书是个什么感情。
 
   
 
    是啊,他不在乎的东西,不代表其他人也不在乎。而马超要送给陆逊的兵书,却不是纸质的,而是六卷竹简。
 
    马超是差士卒再次把陆逊给请来了,陆逊是刚休息不太长的时间,就又被马超给请到了大帐中。他一想,这个时候,马超应该是都安排完了,是不是还有什么事儿要问自己呢?不过对于陆逊来说,马超问什么,只要自己能说的,那么都告诉他也无所谓了。自己从鱼复到成都,在凉州军中待了这么些时日,凉州军待自己是座上宾,自己也不能太好意思了啊。
 
    所以能帮他们一些忙,自己还是愿意的。人家是好吃好喝好招待的,自己怎么也得是头投桃报李啊,是“人敬我一尺,我敬人一丈”,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来到了马超的中军大帐,陆逊给马超施礼道:“将军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:“伯言请坐!”
 
    “谢将军!”
 
   
 
    等陆逊坐下来后,马超则是一笑:“伯言是不是有些疑惑,为何你已经回了大帐,我却依旧是让士卒请你来此?”
 
    陆逊闻言说道:“确实是有些想法,不过想来将军是有事要找在下吧!”
 
    马超说道:“自然,伯言之计,我已让人去实施,想来必然会成功,不过就算失败,也无所谓。而让士卒再请伯言来此,却是为了当面感谢一下伯言谏言,如此,我才能让人去实施,要不就凭我自己的话,哈哈,确实是想不出来这个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啊!”
 
    陆逊一听,心说原来你马孟起还是来给我示好啊,不过自己是接受了。不管怎么说,那些确实是自己想出来了,可虽说自己没把这些太当回事儿,不过你马超要是想感谢我的话,我当然也是当仁不让,通通都接受!
 
   
 
    “将军不必如此客气,想在下在凉州军叨扰多日,一直都受贵军好生招待,这让在下确实是有些惭愧,所以在下能出些微薄之力,那却是义不容辞的!”
 
    看着陆逊所说,马超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不过他却是不知道陆逊心中的真实想法。当然了,陆逊说得也没错,但是他所想的也确实是那些。那就是自己出主意是应该,可你马孟起要想感谢我,那也是应该的,他就是如此想法。
 
    马超把桌案上的六卷兵书拿了起来,然后便交给了陆逊,说道:“伯言,这便是我感谢你的礼物,不成敬意,还望你能收下!这也算是我军感谢你的谢礼吧,其他的东西,对你来说没有大用,可这几卷书,你应该会喜欢!”
 
    陆逊一看,马超送给了他几卷书,他还算是满意。毕竟要是送些什么财物,那可就是太小看自己了,自己还能缺那些东西,再说自己对那些东西也真是没有什么概念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可是这个书卷,对于陆逊这么一个爱书之人,爱读书之人,他是怎么都不会去嫌弃的。
 
    哪怕是他看过的,他也会手下,这个他不会嫌弃多的。
 
    陆逊打开竹简,这么一看,连忙对马超说道:“将军这,却是很贵重啊!”
 
    马超是仰头大笑:“哈哈哈!伯言这却是不对的,所谓是‘宝剑赠英雄,红粉送佳人’!我马超却是埋没了几卷书,但是它在你陆伯言手中,却是绝对不会被埋没的,伯言以为呢?”
 
    陆逊只能是微微一叹气,然后说道:“将军既然是如此厚爱,那么在下却也只能是愧领了,惭愧,惭愧啊!”
 
    马超则是一摆手,说道:“如此书卷,只有送给真正爱它之人才对,而我,哈哈,显然不是此道中人啊!我马超其实就是一个俗人,看不了太多的书,书中的东西懂得也不多,却是有愧于先祖啊!”
 
 
第一一〇章 谢伯言馈赠书卷 (续)
 
    陆逊一听马超的话,他则是笑道:“哈哈哈!将军这却是有些妄自菲薄了,士林中人,如今却还有不少人知道,当初将军少年时的大作,《春江花月夜》《为学》可都是依旧流传啊。‘江畔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’,将军之才,至今依旧少有人及也!而《为学》更是很多先生必要教导弟子的一片文章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他还真是不知道这事儿,心说原来如今却是还有不少人知道自己的大作啊,真是出乎自己意料,自己没想过这些,实在是太忙了。
 
    而陆逊接着说道:“想当年,在下与先生学习时,亦是听先生教导过《为学》,所以在下却也是很佩服将军!”
 
    说着,陆逊站起来给马超施了一礼,马超心说,这要真是自己写的也行,不过就是抄袭啊。不过这些年了,马超也把脸皮练就得更厚了,所以他如今对陆逊的一礼,还真是,也坦然受之了。要是他年轻的时候,可绝对要不好意思。
 
   
 
    还真别说,从小时候,陆逊就听过马超大名儿,可却也不止是因为马超是天下诸侯之一,哪个时候马超还没有这么大实力呢,只是马超是年少成名,而且《春江花月夜》和《为学》确实也是流传甚广,这个是他在还没有那么大势力,没有那么强实力就出名儿的原因。同样儿,就说曹操,天下人叫曹操奸雄,要不有人也叫他汉贼,也有人说他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。但是在士林人眼里,曹操更是一个诗人,曹操流传下来的诗确实也不算少,而且还有一些文章。
 
    不过除了士林人之外。还有多少人能记得曹操还是个诗人呢,至少普通老百姓,他们可不管这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笑,说道:“行了伯言,就不用说我的事儿了。你为我军出谋划策,给我出了如此主意,为了感谢你,这书你拿着就是,这却是你应得的!不必客气,要说感谢。其实还是我得感谢你才是。如果伯言以后还有何好的建议或者意见,在我这儿,是但说无妨!”
 
    陆逊一听马超的话。他都明白,马超那意思就是说,送给你的书,就是为了感谢你的主意。而以后你要是还有什么主意,就一定多给我说说就行了。他这时候心说,常言道是“拿人手短,吃人嘴短”啊,自己在他凉州军这儿是白吃白喝,如今这又差点儿成了一个白拿了。所以自己要是不帮他凉州军。那可真是,说不过去啊。不过自己帮了他马孟起。帮了凉州军,那么自己受到点儿好处。也是应得的了。
 
    “好,如此,便拜托伯言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心说,还真是不怕别的,就怕你陆逊不说话,那样儿的话,可真就是不好了。不过如今好了,自己对你陆伯言,是放心了。你陆伯言说话,自己是一万个相信啊。
 
    之后,两人是又说了几句,然后陆逊便告辞了,他这时候却是要先睹为快,好好看看当初大汉伏波将军马援的兵书,想来自己看过后,一定会受益匪浅的。至于说之前看过两眼,那明显是不够啊,那怎么能够呢。尤其是对于陆逊这种爱书,爱读书的人。
 
    “在下告辞!”
 
    马超起身,是亲自给陆逊送到了大帐门口,看着陆逊自己抱着六卷竹简出了大帐,凉州军的士卒眼里件儿还是不错的,赶紧是接了过去,忙说道:“先生,让小的给您送到大帐吧!”
 
    陆逊对士卒是微微一笑,“有劳了!”
 
    “先生不必客气!”
 
    别看陆逊年纪是不那么大,但是凉州军上下,除了马超之外,基本都管他叫先生。
 
   
 

欢迎转载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 » 还真是不怕别的就怕你陆逊不说话那样儿的话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