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想了一会儿终于是确定了最后出使异族的人选

分享到:
   陆逊一听马超所说,心说马超还真是挺了解,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,自己也就别再拿这个说事儿了啊,没意思也没意义,不是吗
 
    所以他是一笑,然后对马超说道:“将军之言甚是,在下是应该听将军的!俗话说得好,‘听人劝,吃饱饭’当如是也!哈哈哈,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马超也是跟着陆逊笑,心说你陆伯言识时务啊,没跟着自己再说那些乱七八糟的。说实话,我也知道,你是不会那么轻易投靠我,投靠我凉州军。但是说实话,我马孟起却是绝对不会放弃就是了,直到让你是心甘情愿,加入我军为止!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心说,你能看得出来吗,坐在自己左手这边儿的这位,就是个十九岁的少年人啊。
 
    在自己这个天下强势诸侯之一,大汉骠骑将军,凉州牧。槐里侯,的大帐中,和自己是谈笑风生,是一点儿拘束拘谨都没有。这就是吴郡陆逊陆伯言,那个让关羽大意,败走麦城,让刘备饮恨猇亭的陆逊陆伯言!
 
    有些东西真是,不服不行,自己在十九岁的时候,说实话,要不是因为知道那么多,有那么多得机会机遇的话,自己可还不一定比得上人家呢。真是这样儿,陆逊有今日,也不是靠着他的家族给他如何如何,而是他自己一步步积累了如今的学识,有了如今的谋略,这是靠着他自己一点儿点儿努力而来的。
 
    是,陆逊他是个书生,但却是自己也不敢小看了的这么一个书生,试问你敢小看吗。(未完待续。。)
 
 
第一〇七章 马超试探陆伯言(完)
 
    马超此时点了点头,然后对陆逊说道:“那么伯言既然不准备一直游历下去,如今却是有何新打算?”
 
    马超这算是步步紧逼了,他就想让陆逊说出来,暂时留在凉州军中。可这个显然,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啊。因为陆逊也知道马超的想法,所以他可能轻易就让马超得逞吗。陆逊倒是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觉得马超既然如此,那么自己也和他好好说一说,要不反正也是没有什么事儿做,没有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毕竟像崔安在战场上那么欢笑的时候,基本是没有,所以只能是寻找其他的乐趣了。不过显然,陆逊认为和马超闲聊,就是另一种乐趣。
 
    这就好像太祖的那话一样儿,与天斗,其乐无穷;与地斗,其乐无穷;与人斗,其乐无穷啊。如今的陆逊和马超,其实也是这样儿了,不过陆逊是不知道这话了,但是马超知道啊――
 
    陆逊说道:“这,在下却是没有想好,要不将军帮着在下想一想,如何?”
 
    说完,陆逊是有些玩味地看着马超,那意思就是,我看你能怎么说,能说出来什么。虽说陆逊认为,马超是要挽留他在凉州军中待着,不过却也不可能知道马超一定会说什么不是。就听马超此时说道:“这个,伯言啊。你做什么决定,是你自己的自由,我却是没有其他的好想法!”
 
    陆逊一听。心里鄙视,心说你马孟起可真是没说真话啊,什么叫是我自己的自由,你没有其他的好想法?你分明就是想让我在你凉州军大营久待,只是不好说而已。这些东西,我难道还看不出来吗。
 
    只是你马孟起没有直接这么说,还行。知道不替我做决定,那么我也给你点儿面子,这样儿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吧――
 
    “将军如此一说。在下也不问将军了。那么既然如今在下也是没有什么好想法,那么就只能是叨扰将军了,不过将军可别嫌在下大打扰啊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心说我可就等你陆伯言说这句呢。这不终于是成了。如今来说。你只要不走,那么就比什么都好,今日自己没邀你来凉州军,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机会。不过你陆伯言只要还在我凉州军中,那么就一切都没有问题,你加入己方,不过就是早晚的事儿。除非是真出现变故了,不过自己自认为不会如此。这不是马超信心爆棚。而是他真是看到了希望,因为他知道。既然陆逊他并不排斥自己,不排斥凉州军,那么这个就是自己也是己方最大的优势。
 
    而如今虽说自己没有直接邀请其加入己方,但是经过了自己的一系列试探,他陆伯言却是答应了在凉州军待得久一点儿。对于陆逊这样儿的人物来说,“吐了唾沫是个钉”,所以真是,不用想他这话他不会兑现,这事儿他说出来,就会做到就是了――
 
    那么自己所要做的就是,和陆逊处理好关系,并且不单单只有自己,还有自己那些属下呢,还有己方的士卒呢,都是如此。
 
    所谓是“绳锯木断,水滴石穿”,马超认为凭借自己的本事,时日久了,终究是能让陆逊对己方动心的。是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”,陆逊本来对己方就有意,所以对自己来说,其实也并不算是非常之困难。
 
    而且就看他陆逊最后是怎么选择了,马超心里清楚,如今他是已经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,能让陆逊最后投靠他,加入凉州军。那三成是意外,那样儿的话,自己和己方凉州军可就要失去这么一个大才了。
 
    那样儿,也真是,太遗憾了,只能是成为战场上的敌人,没有别的。马超可不认为陆逊这样儿的人,他不出仕,那不可能。所以他不加入己方,就只能是加入敌人的一方了,兖州军最有可能,江东军也并非没可能,刘备那儿可能就要差点儿了――
 
    两人就算是相谈甚欢,不过马超显然,他是不准备就这么放过陆逊的,所以他是最后向陆逊问道,不知伯言是如何看待曹孟德、孙伯符与刘玄德三人的?”
 
    陆逊一听,是眼眉一挑,心说行啊,马超这么问,表面上看就是简单一问,可实则这里面的东西可真是不少啊。他马孟起能从自己的言语中推测出来,就算自己不直接说,他也能猜到,自己是怎么看待曹操他们三人的,从而看自己投靠他们的几率有多大。不过对于陆逊来说,这试探又算个什么呢,自己要是什么都不说,他还以为自己怕了,可笑自己会怕什么?
 
    所以陆逊一笑,然后说道:“人言曹孟德乃乱世之奸雄,在下来看,却是不错。刘备刘玄德乃天下之枭雄也,孙策孙伯符,虽说是一武夫,却也不可小看了其人!”
 
    陆逊就是简单地一说,他觉得这个也没有什么太多说的。因为曹操他们都如何,说起来和自己的关系不是那么太大,不过显然,他马孟起倒是很喜欢听这个啊――
 
    马超还等着陆逊往下说呢,结果就听陆逊说完了。
 
    马超心说,这,这就完了?自己还等着你说更多呢,看来很明显啊,你陆逊却是也不想多说,不过行,自己是尊重你的意思,不再问你就是了。不过你说这几句,估计是个还算了解的人,都能说得出来吧。
 
    马超认为陆逊是在敷衍他,其实陆逊是不想多说而已,毕竟他认为对自己没有什么大用,所以自己长篇大论去做什么呢。至于说马超想知道,那他马孟起想知道的东西多了,别说自己不是他属下,就算是,自己也没有那个义务,什么都非得去和他说吧。所以陆逊心说,你马超是必须要有成大事的胸襟,这样儿才行啊。
 
    果然马超一笑,然后是没再多说什么,只是和陆逊闲聊了其他的东西。不过也说到了之前南蛮的战事――
 
    最后陆逊说道:“南蛮之事,将军确实是要早日解决为好,以免是夜长梦多。并且如今荆州情况到底如何了,我们这儿还尚且不知,所以……”
 
    之后的话,陆逊没往下说,因为他知道,马超都明白。果然马超点头,说道:“伯言说得是半点儿不错,虽说荆州有奉孝在统筹全局。可我如今不在荆州,终究是对己方士卒有影响的,所以荆州要不就太平,要不我就马上回去,如此也就是最好了!”
 
    陆逊笑道:“将军不如来一个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!”
 
    马超闻言是眼前一亮,忙问道:“伯言的意思是?”
 
    陆逊大笑道:“北方有鲜卑、幽州还有乌丸等异族,江东有山越,就连武陵都有个五溪蛮族啊,难道这些将军不知否?哈哈哈!”
 
    马超一听,是一拍桌案,说道:“好,伯言说得不错,看来如今我就要给他们来一个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才好啊!”――
 
    马超此时心说,这还得是这顶级的谋士啊,自己怎么就没想起来呢。他曹孟德、孙伯符、刘玄德他们能让益州南蛮叛乱,让自己不得不来益州。那么自己怎么就不能让他们也受异族的侵袭,也让他们顾不得荆州,也回去。
 
    虽说这么干自己也算是联合异族,可实际上呢,是他们先这么干的,那既然他们是不仁,自己也只能是不义了。自己本来也没说自己是个什么好人,再说了,他们要是连异族都对付不了的话,还争霸什么天下啊。好,就这么干了,不可能是“只休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”啊,哪怕他们也知道是自己干的了,他们也依旧是没有什么说的,因为大家就是彼此彼此了。
 
    马超确实是生气了,自己在禺同山和南蛮作战,而曹操他们估计在荆州庆功呢,所以自己要不惜给异族好处,让他们进攻幽州、江东还有武陵等地,看看曹操、孙策和刘备他们着急回去不。
 
 
第一〇八章 孟起反谋曹孙刘
 
    听完陆逊说了那些话后,马超是又和陆逊闲聊了几句,然后陆逊便起身告辞了。23us因为他也知道,马超要研究出使异族的人选,所以他不了解凉州军的事儿,所以他就不参与了,让马超自己解决吧。他知道,这事儿对他马孟起来说,就是小事一桩而已。
 
    果然,在陆逊也告辞后,大帐中就剩下了马超一人,马超想了一会儿,终于是确定了最后出使异族的人选。
 
    这个可不是马超一下就能想到的,毕竟他得不少东西进去才行,而且就一个人肯定是不行,至少是一文一武,相辅相成,如此才可以。而且文的,可以说必须是机智勇敢,而且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说客,武将,那也是要武艺高超,必须能保护得了文士的,那样儿才行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就在想这么几个组合,到底是谁和谁一起,才是最后,终于是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最后可算是让他给想好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一怕桌案,自言自语道:“对,就如此最好,让他们去,我放心!”
 
    这第一路,出使北方乌丸等地的人,非贾诩莫属,文是贾诩,而武将当然是赵云,只要他们去,基本上,这个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而且马超也清楚,北方有战事。曹操必然要着急返回,毕竟幽州是曹操新得没多久的这么一个州,而且还是他的马场。所以曹操不可能不重视。
 
    第二路,出使江东山越之地的,这个人马超认为让益州的秦宓秦子敕去,应该是没有问题。至于说武将,让严颜跟着秦宓一起就行了。因为他们都是益州人,而且老将严颜,可以说算是有勇有谋。江东那儿除了孙策张辽之外,如今也没有什么武艺太高的武将坐镇,所以严颜是足够了。
 
    第三路。去武陵五溪蛮族之地的人选,这个马超想了挺长时间,他最后终于是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,不过这人可不是自己的属下。但是也和自己有关系。那就是南郡宜城马家的马良。因为在马超的印象中,马良和五溪蛮族的首领沙摩柯,两人是有交情,而且还不错。沙摩柯这人很讲义气,就算是不给他什么好处,就凭马良几句话,基本上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的。
 
    至于说武将,马超认为张飞去最合适。一个是张飞就在荆州,而且张飞性格和马良两人。应该是能合得来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想完这些后,他心说,如此一来,只要这三路成了,自己就不相信曹操他们不赶回去。
 
    马超提起笔,写了几封书信,第一和第二封是给贾诩和赵云的,让两人是带上东西,直奔乌丸,多了话不用说,马超知道,贾诩一看信就会知道自己的意思,所以不用他多说。

欢迎转载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 » 超想了一会儿终于是确定了最后出使异族的人选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