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个小小的乌丸真就算不上什么分分钟就搞定了

分享到:
 
    第三封和第四封,是写给如今在成都的张松和秦宓的,让张松准备好东西,然后秦宓和严颜带上东西动身,去江东山越之地,说服山越出兵进攻江东。
 
    最后两封,一封是写给宜城的马良,让他去帮忙,不过让他等着张飞一起来。
 
    最后写给张飞的,是让他带上东西,和自己的亲笔书信直接去宜城,找马家的马良,然后跟着他去五溪蛮族就行了。至于其他的,马超也知道,不必叮嘱张飞,张飞都明白,所以不用说太多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写完了六封信后,对帐外喊道:“来人!”
 
    “主公请吩咐!”
 
    马超点点头,“去请严将军来我大帐,说我又要事商议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如今大营中,就一个姓严的,就是严颜,所以士卒当然知道,所以就退了出去,去了严颜大帐去请人了。
 
    “报,严将军,主公请将军入帐一叙,说是有要事相商!”
 
    严颜一听,笑着点了点头,“好,我马上就去!你先回吧!”
 
    士卒是应诺后告退了,而严颜则是简单想了一下,自己主公到底是要找自己做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因为从士卒的话中,却是不难听出来,自己主公可是就找自己一个人。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?应该不是为了南蛮的战事吧,毕竟说起来的话,自己武艺不如崔安崔福达,谋略不如人家黄权黄公衡,更是不能和那个作客的陆逊陆伯言相比了。那么自己主公让自己过去,严颜是想不明白,所以他干脆就不想了,整理了一下仪表,然后出了大帐,直奔马超的中军大帐。
 
    严颜他当然是怎么也不会想到,马超找他的用意。毕竟这是儿几乎是谁也不会想到吧,所以他想不到,实在是太正常了。
 
    严颜来到了自己主公的中军大帐,进了大帐后,马超一看,“严将军来了,快坐!”
 
    “谢主公!”
 
    严颜坐下后,马超便对他一笑,说道:“严将军是不是有些好奇,我今日召将军过来,是所为何事?”
 
   
 
    严颜在听了自己主公的话后,是微微点头。“确实如此,所以还请主公为属下解惑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然后拿起了写给张松和秦宓两人的书信。对着严颜说道:“严将军可知,为何南蛮会反叛?”
 
    严颜一听自己主公问了这么一句,他多少对这个也是知道的,所以他说道:“应该是与荆州之事有关吧,是曹孟德他们之计也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“其实归根结底的原因,还是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抽出空来处理南蛮的事务。所说每年都好生安抚他们了。但是将军也知晓,对待异族之人,不可能只给他们好处。他们就安稳了,所以只能是大棒叫甜枣,如此才好!”
 
    严颜一听,他就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了。而只听马超继续说道:“当然了。此事确实与曹孟德他们脱不开干系,他们想让我离开荆州,如今却是得偿所愿了!不过可惜的是,我却不会让他们轻易得逞,南蛮诸事,我早晚要解决好,而如今,却是另有要是。要严将军去做!”
 
   
 
    严颜闻言是赶紧对马超说道:“主公有事,但请吩咐就是。属下是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!”
 
    马超一笑,“将军不必如此,还没有那么严重。但确实也不轻松,甚至还会有危险,不过此事我想来想去,也只有严将军正合适!”
 
    “主公请讲,属下绝不推脱!”
 
    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,虽说严颜还想和南蛮战几次,可是如今自己主公有其他的事儿要自己去做,自己还能推辞吗。并且看自己主公这样儿,绝对不是小事,所以自己一定要办好才行。看自己主公这么信任自己,所谓是“士为知己者死”啊,自己这个年纪了,还有什么不能看开的。
 
    于是马超便把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给严颜讲了一下,他说道:“我意让严将军一路护送子敕,快马奔赴江东山越,让其出兵扰乱江东!”
 
   
 
    严颜一听,原来是这事儿,还真是,不是小事儿了。
 
    他当然不会推辞,“主公既然信任属下,那么属下定当尽力而为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说道:“好,事不宜迟,严将军当即可动身,带着我亲笔书信,返还成都才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严颜也知道,益州距离江东的山越处,那确实是不近,所以哪怕是骑着凉州军的上等马,那也得很多日,所以他也知道是不好耽搁。至于说秦宓其人,严颜一直都在司隶,所以他确实是不知道秦宓有多大本事,毕竟秦宓是后来加入凉州军的。不过严颜不相信他可以,可他绝对是相信自己主公,自己主公时识人之明,天底下也没有人能比得上吧,所以……
 
    自己主公说行,那么就行,他说秦宓出使江东山越,没有问题,那就没有问题。严颜这可绝对不是对马超盲目自信,而是他真是有信心。这么多年的种种事件都表明,自己主公的识人之明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最后是对严颜一笑,“有严将军在,我更放心!”
 
    “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望,完成主公交托任务!”
 
    “好,一切便有劳严将军了!”
 
    “为主公效力,乃是属下本分!”
 
    马超又嘱托了两句后,严颜便告辞了。而等严颜离开后,马超是再次召来了士卒,“来人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
 
    “去把这两封书信快马送到冀州,交给文和先生和子龙将军,不得有误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士卒走后,马超又叫进来一个,“把这两封信,快马送往荆州!一封交给南郡宜城马家马良,而另一封则交给如今还在长沙的益德将军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到信使都离开了,他也算是放心了。
 
    以贾诩的本事来说,一个小小的乌丸,真就算不上什么,分分钟就搞定了。至于说赵云,那还用说吗,十几万人马中都能冲杀,还搞定不了小小乌丸了。所以对于北边这两个人,马超当然是放心,有信心的。曹操就等着去幽州吧,除非他不看重幽州,要不还真没办法。没有他曹孟德坐镇,就凭曹仁,还是不行。
 
    怎么说呢,毕竟荀彧在许都坐镇不出来了,而荀攸和程昱跟着曹操去了荆州,如今在中原地界,曹操这边儿谋士将领,真正能用得上的,还真是没有那么太多了。也就是郭淮了、张郃了、李典了,他们几个吧,其他的,好像真就没多少了。
 
    所以曹操必须要赶回去,亲自坐镇幽州才行,要不,呵呵,曹仁他们怎么和曹操比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江东还用说吗,孙策张辽等人都在荆州,那江东还有多少大将了,就那么几个吧。而凭张昭张纮两人,还真就不一定是人家山越的对手。当然要是周瑜在,那么应该没问题。所以周瑜必须要回去,那么周瑜回去了,孙策还能在荆州?少了一条膀臂,孙策是不会在荆州了,而且他对山越也是痛恨,他不可能不回去。
 
    最后说刘备,如今刘备是有点儿势力了,有些实力了。可是他一共才有多大的地盘,而且武陵还不都是他的,孙策也有一部分,但是自己就让马良劝说五溪蛮族的首领沙摩柯,去带兵进攻刘备的城池。
 
    所以刘备别说是丢一个郡,就是丢一个县城,他都得心疼要命,所以他还能不回武陵。再说等曹操孙策他们都走了,他还待在江夏做什么啊,所以他也不可能不回去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对于这三路,马超可以说真是很有信心,没说的。
 
 
第一〇九章 谢伯言馈赠书卷
 

欢迎转载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678彩票网官网 - 678彩票网官网官网 » 一个小小的乌丸真就算不上什么分分钟就搞定了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